库玛丽·哈力塔依: 百场以案说法止纷争
来源:新疆法制报   发布时间: 2019-09-19 19:17:30  作者:张蕾 童文艳 李刚 徐春霞

库玛丽(右)给古丽特依送去还款协议。

“有事找库大姐!”在布尔津县也格孜托别乡,村民有了矛盾,第一时间就是找该乡司法所所长库玛丽·哈力塔依。

扎根基层解民忧

9月4日15时,库玛丽快速走出办公室,一路小跑来到距离司法所500米的小商店,一进门就高兴地说:“古丽特依,告诉你个好消息,哈木肯答应给你还钱了。”

“谢谢库大姐!”也格孜托别乡也格孜托别村村民古丽特依·吾尔阿扎依边说边请库玛丽进屋。

库玛丽从包里拿出哈木肯写的还款协议,“3000元欠款分3次还完,2000元赊小商店商品的钱国庆节结清。”看到协议,古丽特依高兴地笑了。

两年前,哈木肯向古丽特依借了3000元钱,还陆续在她经营的商店赊了2000余元的商品,多次讨要无果后,古丽特依只好找库玛丽帮忙。

8月初,库玛丽就和哈木肯取得联系。哈木肯借口在几十公里外的夏牧场无法返回乡里,库玛丽要去夏牧场找他。哈木肯只好上门“认错”。

9月3日,哈木肯找到库玛丽,见面第一句:“‘库大姐’我来认错了。”“那你说说错哪了?”库玛丽笑着问。

哈木肯诚恳地说,自己不该赖账,他表示要写承诺书给古丽特依还钱。库玛丽说:“男子汉就该这个样子,我把古丽特依叫来你们当面商量。”哈木肯急忙回答说:“库大姐我没脸见她,你把协议带给她,我把钱还到你手上,她找你拿钱。”

拿到还款协议,古丽特依的气也消了。她说:“库大姐你放心吧,我和哈木肯本来就是邻居,以后他来买东西我还是会好好招呼的。”

2002年,库玛丽到也格孜托别乡司法所报到,成为一名司法行政新兵。也格孜托别乡有9个村5000余人,村民们有了矛盾纠纷都找司法所评理。

说起农村纠纷,主要有“四多”,即磨破嘴的事多,跑断腿的事多,家长里短的事多,婆婆妈妈的事多。工作不久,库玛丽就给自己定了角色——“管事婆”。

17年来,库玛丽成功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00余起,为困难群众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0余件,成功率达99%。

以案说法效果赞

8月30日,在也格孜托别乡托普铁列克村村委会,村民们围坐一排,库玛丽正在中间以案说法。她讲的内容正是发生在村里的事。

“大家有谁知道老公打老婆犯不犯法?”库玛丽话音刚落,村民们就纷纷回答说:“这是家庭暴力,是犯法的。”

这时,村民加某低着头小声说:“没打伤,应该不算犯法吧?”当天以案说法的主人公正是加某。加某爱喝酒,一喝多就打老婆。

今年上半年,加某的妻子因此事多次找库玛丽求助。库玛丽多次和加某谈话,可没几天后,加某又会故态复萌。

库玛丽和村委会班子成员商量,在村里召开以案说法现场会,让加某红红脸、出出汗,呼吁村民们共同监督他。

库玛丽认为,一些群众不学法、不懂法是造成民间矛盾纠纷的根源,而最得力的措施就是通过深入持久地开展法治宣传教育,普及法律知识,让人民群众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从2015年开始,库玛丽就将每个村里发生的有影响力的矛盾纠纷在村里以案说法,让村民们在“听案”的同时学法。

克孜勒加尔村是一个典型的牧业村,以前村民们经常因代牧产生纠纷。克孜勒加尔村党支部书记阿依恒别克·孜应古丽克说:“在农村,代牧都是口头协议,牲畜没损失都好说,一旦出现丢失、死亡的情况,双方就吵架,甚至大打出手。”

2016年,村民阿肯找村民哈德别克代牧,一共6头牛。可在代牧的过程中,哈德别克把一头牛丢了,阿肯得知情况后,不仅拒绝支付其他5头牛的代牧费,还要求哈德别克赔偿6000元的损失。为此,哈德别克找到库玛丽解决此事。

案子就在村委会调解,村民们都很关注,想看看库玛丽怎么处理。

现场,库玛丽先从法律角度说,代牧也要签订务工合同,阿肯和哈德别克的代牧关系是口头协议,而且在协商之初并没有就牛的损失作明确的约定。从法律角度来说,阿肯应先支付哈德别克5头牛的代牧费,再根据市场价评估丢失牛的价格,由哈德别克进行赔偿。

紧接着,库玛丽又从情理上说,远亲不如近邻!阿肯不在家的时候,哈德别克也经常免费帮他照看牲畜。

最终,纠纷解决了,村民们也学到了签订劳动合同的相关法律知识。

多年来,库玛丽通过解决一件件矛盾纠纷,开展一场场以案说法,解开村民的烦心事,引导村民学法。截至目前,她已开展以案说法100余场次。

库玛丽先后被自治区司法厅、阿勒泰地区司法局评为“人民调解能手”和先进工作者。

责任编辑:陈楠